• <rt id="k8waq"></rt>
    <sup id="k8waq"><center id="k8waq"></center></sup>
    <acronym id="k8waq"></acronym>
    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 資訊中心 > 業界動態 >

    防水探秘,防水行業有哪些不為人知的規則?

    發布時間:2018-08-14瀏覽量:

    20世紀80年代末,老魏跟隨老鄉來到北京,干起了建筑防水的活兒。從按天拿錢的小工,做到現在手下有十幾號人的包工頭。今年已46歲的老魏,也由當年的愣頭青逐漸成長為防水行業的“老油條”,從事防水工程24個年頭的他對整個行業了如指掌,深諳行業里的明規定和“潛規則”。

    “勾兌”很重要

    “勾兌”是老魏說得最多的一個詞,他口中的“勾兌”即打點的意思。項目經理、具體負責人、工程監理、材料檢驗機構,這些有權決定老魏“命運”的人都得“勾兌”。

    老魏說,招標過程是“勾兌”的重要一環。一個工程憑什么給你,這都要事先與項目負責人“勾兌”,根據工程量的大小遞上不同額度的公關費是必不可少的。之后招標也就成了走形式,結果已經內定,不過找幾個“陪標”的兄弟單位來“友情客串”。

    雖然這筆公關費往往數量不少,但老魏依然不喜歡那種不需要額外公關費、真刀真槍的招標過程。因為在價低者得的激烈競爭中,競標者為了中標都競相壓價,導致施工方無利可圖。中標之后,為了使工程正常施工、順利驗收、盡快結款,甲方項目負責人的好處依然少不了。

    在施工環節,工程監理又成了老魏需要“勾兌”的對象。

    老魏說,相對于甲方,監理方要好對付一些。但是,如果他們看出了你的問題,讓你整改、甚至重新施工,你也受不了。“這時就需要‘勾兌’了,吃個飯、玩一玩,再塞個紅包,第二天‘問題’就全部消失了。”

    而接下來,防水材料的購買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。防水材料的好壞往往決定著整個防水工程的質量。“好防水材料的價格當然高,而我能以1/3到1/5的價格拿到同樣品牌同樣型號的產品。”老魏笑著說,“假冒的優質防水產品,其包裝和外形已經做得跟真品一模一樣了,只有內行才能看出來,當然還有防水材料的檢測機構能檢測出來。”

    老魏說,防水材料都要經過具備相關資質的檢測機構的檢驗,只有在獲得了檢驗合格證后,才能上市銷售。而假冒偽劣防水材料的檢驗合格證一般是由廠家搞定,不用他們費心。“無非還是拿錢買證。”老魏說道。

    有時他們也會用好的防水材料送去檢測,然后再偷梁換柱,施工時換成劣質材料。“甲方不說、監理方不說,也就沒人知道了。”

    老魏還說,他們遇到的一些甲方會提出一些特殊要求——只要保證一年不漏就行,明年我還讓你來修。這種需要“補漏”的既有建筑,往往都有專門的部門或者專人負責防水的維護。老魏手里就有多家這種長期客戶,老魏很喜歡這種客戶。“我有活干,他有回扣,這種‘雙贏’的買賣誰會不喜歡?”老魏的笑容里透著狡黠。這也就不難理解一些建筑為何會年年補,年年漏了。

    對于這樣的客戶,老魏居然也總結出了一套辦法對施工進行“質量控制”——“我做這類防水,讓它明年漏,絕不會拖到后年。”言語中老魏似乎還有一絲自豪。

     

    我們是弱勢群體

    對于老魏這樣一個行業“老油條”來說,似乎一切都可以游刃有余。然而,在這個需要四處“勾兌”的行業里,他的處境并不如意。

    老魏對那些能管著他的人有一個奇怪的稱呼——“當官的”,比如,甲方、監理、檢測機構等。“‘當官的’在價格上壓你、工程款上壓你,隨便找個理由就能壓你。在他們面前,我們這行都是弱勢群體。”老魏最怕的就是甲方說,“你們能不能干?不能干就別干了。”此話一出,老魏下跪的心都有。“誰都能管你,說什么你都得聽著,誰讓人家有權呢?”在施工過程,也都是甲方說了算,趕工期也成了家常便飯。甲方一句“你能不能干?”多緊的工期都能逼出來,工程質量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  老魏說,他從心里想把工程做好,但如果一切都按規范標準來做,有的工程款甚至還不夠成本。從總包到分包再到小包,到最終干活的人那,早已經沒了油水。“那些‘當官的’不但有活時需要‘勾兌’,平時也要走動,以維護關系,這都需要錢。”能否順利拿下工程,結清工程款,最主要的往往不是看施工質量,而是看能否“勾兌”好,能否維護好各種關系。

    為了維護與“當官的”之間的關系,老魏陪這些人吃、喝、玩,無所不用其極。陪他們打“只輸不贏”的麻將是老魏常玩的把戲,陪喝酒更是家常便飯。與多數經常需要應酬的人一樣,老魏患有多種與飲酒過量有關的疾病。

    有一次,老魏陪客戶喝醉了酒,回家途中找不到家門,在深秋的大街上睡了一夜,第二天高燒不退。老魏說,類似的心酸故事還有很多。

    此外,老魏還說,工程款的結算,往往又要大費一番周折,有的甚至是一邊“送”一邊結,“送”一點結一點;有時一欠就是一年甚至幾年,至今老魏還有幾十萬元的工程款未能結清,這些都加大了老魏的經營成本。

    而在工程結算方面,防水行業還有一個慣例,即在工程完工后,甲方將扣留工程總造價5%到10%的工程款作為質保金。如果5年內防水沒有問題,則甲方將把質保金返還給施工方。那么,老魏為何不把工程做好,以獲得那筆質保金呢?

    對此,老魏說,質保金幾乎形同虛設。首先,5年過后,即使防水沒有出現質量問題,質保金也很難從甲方要回來,“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挑毛病,再加上吃、喝、送,最后即使把質保金給你,也就剩不下什么了。所以,我們索性也就不要了。”而如果5年內防水出現了問題,追究責任時,老魏也有他的辦法——建筑滲漏的原因往往比較難確定,一旦出現問題,老魏往往會推卸責任,設計問題、后期人為破壞、維護不當等。“反正又不是項目經理個人的事,再重新出錢,再做一遍防水,也就沒人追究滲漏的責任問題了。”老魏說,在滲漏問題的追查上,不光施工方,各方都會互相推卸責任,最終也都不了了之了。

     

    那些年我們做過的防水

    面對當前防水行業的亂象,老魏不禁懷念起他剛入行時的情景。

    “那時候的人都比較‘老實’,大家都是實實在在地干活,生怕出一點問題,用的也都是真材實料。‘當官的’也一樣,該怎么要求就怎么要求,整個行業自然也不像現在這么混亂。我們那時候都比著干,看誰的活干得漂亮,誰做的質量好。我們在20世紀90年代做過很多防水工程,直到今天都滴水不漏。”說到此處,老魏臉上的自豪似乎更真切些。

    老魏說,大概是從2000年以后,前文中所描述的那些行業亂象就開始凸顯。“那些‘當官的’吃回扣的越來越多,胃口和膽子也都越來越大。在此之前這些現象叫做‘不正之風’,是社會唾棄的現象。而在此之后大家逐漸習以為常了,這些現場也成為了常態。‘潛規則’也似乎逐漸變成了明規則。”

    而與此同時,老魏的日子卻越來越不好過。在多方的擠壓下,防水行業的利潤越來越薄,而競爭卻越來越激烈。“我們也不想把這個行業做成這樣,我們是被逼得沒辦法,最終只能偷工減料、以次充好。現在的建筑百分之七八十都存在滲漏問題。”

    在老魏看來,行業的亂局對誰都不利。

    對于老魏來說,這樣的經營環境使得經營風險加大,而且不可控。“一個項目下來也許能掙錢,但有的項目刨去成本和各種開銷,有可能會賠錢。誰都希望踏踏實實、穩穩當當地掙錢。”

    而對于甲方而言,損失就更大了。老魏說,施工時沒做好防水,發生滲漏之后再去“補漏”,其成本要大大增加。那些每年都要“補漏”,屢補屢漏的建筑就更是如此了。“那些‘當官的’得了好處,損失可都是公家的。”老魏說。

    整個防水行業都是如此么?老魏的描述是否有夸大之嫌?老魏表示,防水行業的摻雜使假、以次充好是全行業的普遍現象,區別只是問題的嚴重程度不同。這也是導致建筑物滲漏層出不窮的根本原因。當然也有一些正規的大地產商,對防水工程質量的要求比較嚴格,各個環節的把控比較到位。這也是在經歷了滲漏之苦,被業主維權逼得沒辦法之后,才開始重視防水工程的。但這些都遠未形成主流。

    “那么,在你看來,如何才能解決防水行業存在的這些問題呢?”

    “沒法解決,這是大環境所致。據我所知,整個工程建筑領域都或多或少地存在這些問題,防水只不過是一個縮影,要想解決,除非整個大環境發生變化。”

    最后,老魏說:“我真是不希望看到這個行業是今天這樣的狀態。這不只是因為行業越來越難做,影響了我自身的利益,還因為作為行業從業者,作為這一切的共謀者,我時常會感到不安。”

   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